08
2019
04

性手枪反正不过是一无所有却又按时长大-中二质

反正不过是一无所有却又按时长大-中二质
故事总是这样被轻易的打开,带着时间推移的味道,一到结点就容易被回味咀嚼。
倒述回想,这一年像是发生了很多故事,可是最终又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生活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在既定的时间轨道上固定向前滑行。固定的起床,固定的上班,固定的睡觉异界修神者,向前的频率和速度被刻画的很详细,没有一丝偏离。昨天和明天一样,前天和后天一样,每一天都度得又同质又缓。像一杯静水,水色的时光流沙般从指间倾泻,无论自己曾怎样握紧双手,还是流淌。
那就算了,反正不过是一无所有却又按时长大。

之前都是聊青春,聊梦想,聊明天,满腹激扬。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都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不敢多想,只剩深藏。所以这次...讲讲别的吧!
阿信在《转眼》写道:转眼又到了,时间的终章;已浏览所有,命运的风光;混浊的瞳孔,风干的皮囊;也曾那般,花漾......
想起了最开始,下了火车,看到城市万家灯火。摸了摸空空的肚子,给妈妈发了一条短信:我到了,一切都好。朋友打电话问最近怎么样,就揉揉酸胀的眼睛:挺好的。
忙了一天,终于回到出租屋,打开门,空荡荡的房间一片漆黑。亮起手机的灯,发现早上不经意打翻在地的杯子,还躺在地上。捧着手机坐到床上,想找人聊聊天,又觉得自己的生活乏善可陈。于是把朋友圈从头刷到尾,点了好多个赞。
那么多的委屈和心酸到了嘴边,就变成了轻飘飘的 “挺好的”、“没事”、“哈哈哈。”
也许长大的独处就是这样,再也不会抓住别人喋喋不休。
也不是没有过那些蹩脚的幻想呀!比如开启一瓶剧烈摇晃过的可乐,看它们喷薄入天成云;用激光灯指引群星,拼凑成一个笑脸;穿越回从前梦见大火烧山,发明一个英文单词,把故事藏在里面,性手枪千秋万世,众口相传;只是慢慢长大,才知道,生活就像热气球一样,要越飞越高,就要把沙袋一个一个地丢掉。
我想,终于不能一路向前,那样明媚坚强了。有时候去做一些事情,已经不是因为喜欢,也并非因为正确,只是它呈现出一种未完成的状态周奉天,像厨房里一摞昨天的碗,像前方这条没到头的路。走下去,并没有什么强大动力,也没有什么美好憧憬。然后还没有一个声音告诉你,说可以停了。
要问没有遗憾麽?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回想,自己所有的足迹都是按照自己的步骤一步步往前的,可是却又离自己想象的样子越来越偏奔月蜀客。画了一条最适合自己向前的线,却离心中的那个点越来越远,绕了几圈都没绕出自己设的大圈。
看过一句话:有朝一日,我也会身为人父最底限渣男,继承掌理家族事务,担负起照顾妇幼的责任。祭祀不绝,香火永继,修身齐家以安邦谢世。从今而后,肩挑背扛泥糊墙,敲锣卖糖自吆喝。别了,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清晨。别了,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凌晨。我自风流负诗债的骚雅归入深沉的孤守,爱上琼楼逐芳菲的诗情化作平实的潜忘王平追悼会。
直到现在,我还是能在安静的时间里写下一点东西,一些我认为是感想的东西。只是我也知道,往后的日子里,给自己安静的时间会越来越少。
嗯,总有一天我会停止吧!我想。
到那时候,芈原只能说别叹息,别气馁,不是没有变的更好,也许只是在岁月中磨成了更适合的形状。

用网易云随机到一首歌时真真切切得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田口淳之介。仿佛又看到那个懵懂的自己。那个面对小溪,背靠小山的乡下中学,做过不称职的班长,那些记得不记得的同学,为了存钱买游戏吃了很久的方便面,那个永远惊呆的宿管大叔等等。
那时并不喜欢老鼠爱大米,可现在却发现听来格外亲切和怀念,只因为那就是青春。那时候,把一片口香糖掰成两块儿,很舍不得吃。那时候就天真的想,等到我长大了,有钱了,就一口气嚼一包!一定特别甜!
今天突然想到了儿时这个梦想,就买了一包,当我把口香糖一片片塞进嘴里的时候。
我哽咽着大口的嚼着。
心里却满是的酸涩,我想,这时光一点也不甜。
年少是最温暖的橘色云朵,浮过白雾悠悠的青碧色山脉,大风吹一吹,便落下清凉的雨滴,溅起层层微浅的涟漪。我看着那时候我们被唤作少年,清澈的眼睑盛满了年华里最温柔的一池春水,指尖有跃动的白光笼罩着。我们也还只是贪玩得天黑也不肯回家的孩子稻叶千秋,在记忆的往昔里惯性地怀念着。那些曾在指尖轻柔停歇过的微风,和染得色彩斑驳的棉花糖,还有粘在猫咪尾巴上的青草色透明水果糖。
年少是少年曾经过的风景,少年在年少里以安静默立的姿势站成不朽的永恒。往复的时间,一点点在岁月里老了过去,那些曾经经过的风景。还等在最开始的地方,执着地等着下一批冠着年少礼帽的少年路过,我看着我达达而来,而又无声的离开。

我开始把东西写得晦涩难懂,而越晦涩越让我感觉安全,只有在足够安全的时候,“一个我”才能幸灾乐祸地说“哈哈哈终于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吧!”。然而接下来“另一个我”就会问“难道有人想知道么?”
一生中那些可遇不可求的事有那么多;后海有树的院子、夏代有工的玉、此时此刻的云、二十来岁的你。
对待生命不妨大胆冒险一点吧,因为好歹你要失去它。
今天和昨天过的别无二致,太阳从大楼的左边升起来,平底锅里的煎蛋滋滋作响,邮差经过时的车铃声叮铃叮铃,买西瓜阿叔的吆喝在正午准时晃过来,菜场阿婆的雨依旧新鲜,傍晚太阳从小平房的右边降下去。
也不是没有过那些很伟大的梦想,只是后来大多事情都无疾而终。
犹如是在看一段街头采访视频,每个人都匆匆忙忙,只是在镜头前留下自己的两三句话,但总让我仿佛看到了他们的青春,遗憾,喜乐,成长。
步履不停的人也总想找个与世隔绝的角落悄悄地吐露心声新天龙慕容复,静静地缅怀追忆红楼如玉君子。
因为睁开眼,我们又是赶路人。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