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2019
06

思觉失调古代女人守寡后,靠什么解决身体需求--欢阅读

古代女人守寡后,靠什么解决身体需求?-欢阅读



「 欢阅读 」你的专享口袋读物 
痛,由全身蔓延而来,睁眼却是白茫茫的一片,混沌不清。因着周身疼痛,顾灵若不由得微微蹙眉。
她吸了吸鼻子,嗅到潮湿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疑惑眼前到底是什么地方。
眼前,是一处没有窗户的密室,地上随便铺了些杂草,面前有一道铁栅栏,将出路封住,她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棉裙上全是皮鞭的痕迹,似乎刚刚受过刑,不由得咬了咬唇。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又是谁,敢对自己用刑?
睥睨而轻蔑地眼神扫过四周,她顾灵若可是警署无往不利的女法医,开膛破肚查案都不在话下,她倒想知道,自己这幅模样,到底是招惹了谁。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响起。然后便是一宫人的吆喝。
“皇上皇后娘娘到!”
顾灵若皱眉,还在思虑这个称呼。便见得约莫有十余人走来,不过大多都是宫女侍卫的打扮,除掉中间的一男一女,倒是端得一副皇家贵胄。
男人一身明黄色的长袍,身材颀长,长得倒是俊朗,只可惜这里亮光晦涩,只看到他的脸色阴沉得厉害,旁得,倒是瞧不出什么。
女人十分乖巧地看了男人一眼俞扬和,一副言听计从的模样,身后的众人却瑟瑟地抖着身子,仿佛有些怕她。
宫中谁人不晓,这皇后钱嘉善,在君王面前倒是一副温柔乖巧,可背地里却狠绝歹毒,不少妃嫔宫人惨死于她的手中,但是碍于她皇后的身份,赫连楚身为君王,竟然不管不问,放任自流。
钱嘉善微微皱了皱眉,这监狱里的味道可有些不大好闻,又看了看周遭的几人。“你们,把她带出来吧。”
话音刚落,便有几人将顾灵若拖了出来,然后去到了隔壁的审讯室。灵若环顾四周,直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不过这地方,却比刚才的牢狱好了不少。
赫连楚和钱嘉善在顾灵若的对面坐下,如果不是这事情牵扯甚广,已经闹得整个后宫人心惶惶,也不会惊动他们亲自过来。
不过赫连楚的目光,最后停在她的身上,顾灵若倒算镇定。
“顾贵人,你今天还是什么都不说吗?”钱嘉善开口的同时,已经收起了笑容,不过眼眸倒是凌厉了不少。
顾灵若也这才反应过来。
她们彼得潘综合症,是在和自己说话?
可是,她又不是他们口中的顾贵人顾小主。
只能下意识将手指放在自己的唇瓣之上,她习惯于这个姿势思考问题,可不曾想,就在手指停在唇瓣的那瞬间,脑海中出现了另外一幅画面。
眼前出现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子,身上穿着布满血痕的棉裙,一面躲着鞭子,一面摇头控诉,“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贤妃不是我杀的。”
“贤妃不是我杀的。”灵若喃喃自语侯门椒妻,竟然将女子刚才的话,说了出来。
一语激起千层浪。
钱嘉善立刻变了脸色。“顾灵若,时到今日,你还说没有杀人吗?”
话音刚落,身后的宫人都冲了进来,其中一人用力,将她重重地推在了地上。
灵若的手,触到冰凉的地板,脑中又是一个激灵,竟然出现了另外一幅画面。
还是刚才的那个女子,但此刻却躺在地上思觉失调,一双眼睛充满恨意地看着来人。“嘉善皇后,你凭何证据,说我杀了贤妃?”
灵若终于明白,刚才的那个女人,才是真正的顾贵人,被冤枉杀了贤妃,皇后没有证据,却意图屈打成招。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用着顾贵人的身子,但她从来不容许自己受半点委屈。要知道,那些鞭子,打在她的身上,真的疼得厉害。
“嘉善皇后,倘若你说我杀了人,请拿出确凿证据,倘若没有,就算屈打成招,他日我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
灵若支撑自己的身体站起,看着钱嘉善的眼睛,一字一顿,说得无比认真。
钱嘉善有些为难,她当然可以好好收拾灵若一番,让她也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但是当着皇上的面,还得端出一幅母仪天下的温良恭顺。
只能看了看身旁的赫连楚一眼。
赫连楚的一双眼眸却锐利得如同苍鹰,他印象当中的顾灵若,鞠兴浩一向温柔怯弱,如今怎么会有如此凄厉凶狠的眼神呢?简直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不过,倒是挺耐人寻味的。
身旁的几个宫女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
“跪下。”赫连楚瞪了顾灵若一眼,不愧为九五之尊,折射而出的杀气吓得灵若立刻跪倒在了地上。
“你问我要证据,我现在就给你!”赫连楚声音平静,却是听不出息怒。
一条白色的腰带,被扔到了顾灵若的面前。
“这就是勒死贤妃的腰带,可是朕特意赏赐给你的,你不会不认识吧!”
话音刚落,顾灵若就感觉自己被钱嘉善瞪了一眼,她的眼里充斥着满满的嫉妒。
那可是天下最好的金丝细绢,天下无双,竟然赏给了一个小小的贵人。
灵若带着迟疑,将腰带拾起。
在她的脑中,出现一双不算纤细的手,紧紧拽住腰带,往脖子上一送,那双手没有任何迟疑,估计得差不多,便扔下腰带逃走了。
灵若瞪大眼睛,他突然明白,这些影像到底是什么东西了启遨t1。
原来,但凡是她手触摸过的东西,就会出现映像,虽然时间不长,但却非常关键。
为了印证铁腰板治疗仪。 灵若将手停在自己伤口上,果然见得一个女人手握皮鞭的模样,那女人她倒认识,分明是眼前那个狗仗人势的丫鬟!
“所以,你现在可以认罪了。”
赫连楚开口,打断了灵若的思绪。她不过是就是小小的一个贵人,不值得他耗费这么大的精力,甚至于还要专程移驾到这破旧晦涩的地方。
顾灵若突然有些想笑,眼前的男人,就是自己名义上的夫君吗?只是他非但不帮着自己说话,竟然将她往火坑里推?
他还是男人?
不过,现在远不是顾忌这么多事情的时候,她还得先证明自己的清白。
“倘若整个宫中只有我一人有此腰带,我为什么要用它行凶呢?”她轻哼了一声,带着几许的嘲讽。“这不是告诉所有人,这事情是我做得吗?”
“而且,我没有杀人的动机。”灵若无比平静地开口。
刚才的影像虽然很短,但是她看得清楚,行凶那人的手有些粗糙,和自己这双手,截然不同。
而且,她涂着暗红色的指甲,右手小指上带着绿色指尖套。
她不想掺和别人的事情,但也别把脏水往她身上泼!
她这反驳纳格利,赫连楚倒觉有趣,多看了顾灵若一眼。“你要动机不是,朕可以给你。”
然后,看了看身旁的钱嘉善。
钱嘉善点了点头,她当然明白赫连楚的意思,反正这宫中所有的命案,最终也只会归结伟两个字。
“嫉妒。”
“宫中女人众多,但只能讨好皇上一个。你定然见贤妃近日得了宠爱,心中不忿,所以杀了她。”
可灵若却轻笑一声,不慌不忙地提醒,“倘若只是这样,那宫中岂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杀了贤妃,然后一石二鸟嫁祸到我的头上?”
钱嘉善被这话一堵,哑口无言。
“那你便同我说说,那人是谁?”许久之后,她才恢复了些许的清明。
顾灵若并没有理睬钱嘉善,只是慢慢将目光移动,停在了赫连楚的身上,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现在能够指望的,或许只有他了。
虽然,他未必可靠。
感受到灵若的目光,赫连楚也看了她一眼。
可这一瞥,灵若周身一寒。
她这身子,到底是他的妃子,可是他的眼中,却是茫然和漠不关心。
她替以前的顾贵人骂了一句不值,然后抬手一顿,停在了钱嘉善的身上。“是你!”
“这事情分明有人栽赃,但是你却急于结案,分明心怀不轨,就算贤妃不是你杀死的,也定然和你关系甚大!”
没有根据的一句话,只是单纯为了自保。
“混账!”钱嘉善骂道,她竟然把脏水往自己的身上泼?但是碍于赫连楚就在一旁,也只能连忙收敛了脾气。“皇上,事情不是我做的。”
“既然不是你王希利,那为什么不敢给我三天时间调查?”顾灵若抢在赫连楚开口之前,将了皇后一军。
钱嘉善恨得牙痒,赫连楚倒是多了一抹玩味。
“朕且就依了你。”
…………
顾灵若在宫人搀扶下,回到自己的院中,不待换下一身狼狈的血衣,她便迫不及待地开始摸着房中的每一件东西了。
果然,但凡她手接触的事物,都会在脑海中出现约莫七秒左右的记忆。或许这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吧。
“小姐,岚泠来给您换衣服送吃食来了。”一十四五岁的少女推门而入,手中的托盘上放着可口的饭菜和干净的衣服。
不过瞧见里面一片狼藉,少女不由得微微蹙了蹙眉,心生不安。
“小姐,怎么了?”岚泠将东西放在一旁,寻思着灵若的模样有些奇怪,或许应该宣太医过来瞧瞧,别是在牢中害了恶疾。
灵若摇头赵誉博,却是看了岚泠一眼,招呼她过来。“你伸手情越双白线,让我摸摸。”
岚泠觉得奇怪,但毕竟不能违背她的意思,便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将手伸了出来。灵若抬手,轻轻碰了碰指尖。
脑海中浮现出岚泠和另一个宫女争执的画面,那宫女想着主子朝不保夕,便让岚泠把房里值钱的东西统统卖了,免得以后没有着落,却被岚泠拒绝。
灵若摇头,人情冷暖她见得不少,这丫头倒算忠义。
“岚泠,你可知平日我将腰带放在什么地方?”既然她可以信任,灵若便决定稍微让她帮帮自己。
岚泠点头,从窗台旁取过一个盒子递到灵若的面前。“除掉一个月前丢失的那条,剩下的都在里面了。”
她说得很小心,因为宫里人都知道,丢失的那条腰带,出现在了贤妃的尸体旁。
也是因为这条腰带,让灵若蒙受牢狱之灾。
灵若并没有太理会岚泠的不安,而是将手放在了盒子上。
一双不算纤细的手将盒子打开,从中拿出那条杀死贤妃的腰带,然后将盒子关上,不慌不忙地离开。
那双手,涂着暗红色的指甲,也带着绿色的指尖套。
和杀死贤妃的,确是同一双。
灵若注意到,岚泠的指甲,是淡蓝色的。联想到似乎各个宫中的人打扮都不完全相同刘氏神卡,急切开口。
“岚泠,你可知道,哪宫宫女指甲是暗红色的?”
岚泠虽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只能带着不安地开口。“皇后娘娘宫中的人,用的就是暗红色的指甲,像是梅兰竹菊,她们都是暗红色的指甲。”
皇后?
灵若轻笑,原来这事情还真和皇后有关联,看来事情也慢慢变得有趣。“那又有谁会带绿色的指甲套呢?”
“因为寻常宫女总会做一些粗重的工作,所以只有掌事的嬷嬷,才会带着指甲套。”岚泠将自己知道的,如数相告,却不明白灵若问这些,到底有什么用途。
灵若点头,她越发觉得,自己似乎离那个秘密,更近了。
…………
“小姐,您可以沐浴更衣了。”又一丫鬟走了进来,灵若只扫了一眼,便确定她就是刚才和岚泠交谈的宫女,微微皱了皱眉头。
她对她的印象,并不是很好。
也招呼那人上前,趁着不注意便捉了她的手,触碰到手上肌肤的那瞬,灵若眉头皱得更加厉害。
“小姐,你打算对素锦做什么?”那宫女陪着小心,惴惴不安地开口。但同样她的眼里,也藏着淡淡的鄙夷。
灵若摇头,但笑不语。
她看到一人将药瓶递给素锦,让她定时掺杂到顾贵人的膳食当中,然后给了她一锭银子,她心安理得地收下,分明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不过因为角度问题,她看不见那人模样。
“你们一起伺候我洗漱吧,然后我想好好睡上一觉。”灵若带着两位宫女,朝着偏厅走去,素锦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问道。
“小姐,皇上只给了您三天的时间,您确定现在还要睡觉吗?”
一旁的岚泠也连忙点头,眼中满满关切。
灵若偏头,她还是可以分清谁是真正的关心,谁只是想要监视自己下一步的行动,敷衍解释一句。
“就算天塌了,也得睡觉。”
她知道钱嘉善一定在身边安插了眼线,只怕此刻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眼皮底下,所以倒不如以逸待劳,也好清楚一下那些人的打算。
这句话酸溜溜的,素锦的脸色也有些不大好。
灵若躺在床上,浑身的疼痛让她很不舒服异域战将。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但是她很明白,这里即将发生的一切,都将关乎到她的生死刘馨圆。
那些想要将脏水泼在她身上的人,这次怕是要失望了。
夜幕降临,她从床上翻起,寻了一件黑色的衣服穿上,然后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她从岚泠的口中,得知贤妃的尸体暂且停放在自己的寝宫当中,所以打算前往验尸,多年的法医经验告诉灵若。
每一具尸体都会开口说话,他会告诉她,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凶手又是谁。
……
停放贤妃尸体的地方,竟然没有人把守,大抵是觉得忌讳,旁人不敢前来,不过灵若倒是丝毫不在意,她平日早见过各种各样的尸体。
贤妃的灵柩安静地躺在大厅中间,因为没有封棺,她轻轻一下就撬开了。
女人安静地躺在棺材里,一身华服,脸上打着厚厚的脂粉,但无法遮掩脸上的尸斑。灵若注意到——
她的脖颈上,有一处明显的红色瘀痕。
她下意识伸手,想要触摸那处瘀痕。
突然,一柄长剑停在灵若的脖颈上,冰凉的触感让她身子一颤,顺着那方向,浅浅地看了一眼。
男人一身长儒,模样清秀,虽然不及赫连楚英霸天下,但却温润如玉。看清灵若容貌之后,他便将剑一收。
“顾贵人,冒犯了。”
十分恭敬地赔了一句。
“你是谁?”灵若摆了摆手,比起道歉李艺真,她更关心男人的身份,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观看哦!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