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2019
01

思域论坛冬趣——打滑溜赤-七天网

冬趣——打滑溜赤-七天网

第三季“七天网.美文大赛”
作品展播进行中
作品编号:100号 作者: 陈 艳
冬趣——打滑溜赤
在北方,没有雪的冬天喜盈门意千重,是遗憾的;没有打过滑溜赤的童年,算是缺憾的――题记

“大雪”这天,应着节气天空飘起了雪花。顿时朋友圈炸了,一张张雪景照片霸占了屏幕。
其实这雪下得并不大吴宗宏,下得时间也不长,但却点燃了人们心中的热情。
大人们忙着各种拍照――对着花对着树,对着天空对着地面,对着人流对着自己。孩子们更是欢快的,她们兴奋地叫着喊着与雪花追逐嬉戏,手捧脚踩的忙得不亦乐乎。
望着刚没了地皮的雪,薄薄的一层白把我拉回了童年的冬天……

小时候,冬天的雪下得多下得大。往往这场雪还没融化那场雪就又铺天盖地而来神薙,鹅毛般的雪花飘飘扬扬地自空中急骤而下,悄无声息地落到人间。一夜无停歇的雪让山野、田地、河流、村庄都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被精爆双姬,银装素裹的世界如同童话中的冰雪王国。古丽扎娜
孩子们是最喜欢雪的。早上睁开眼望月加奈,瞅着窗外面厚厚的雪,脸上准会荡着笑容:又可以打雪仗、堆雪人、打滑溜赤、去河套滑冰了。
打滑溜赤是我们小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平地里可以边走边打,若能在坡地上玩,那才是最开心刺激的事。
我家住在村中央,村北面有一个大坡,每年一到雪季,这个大坡就成了全村孩子们的游乐场。
村里的孩子们会聚在这里,先齐心合力从坡顶到坡底把厚厚的松松软软的雪踩实了,然后再开始打滑溜赤。
我们排着队从坡顶开始打滑溜赤。有的右腿在前左腿在后佟妍 ,用胳膊保持平衡站在着往下打;有的双脚合拢双手向前蹲着往下打;有的蹲在铁锨上,把铁锨柄朝前,双手扶着铁锨柄往下滑;有的坐在块小木板上双手撑着雪面助力往下滑……
不管怎么玩,我们都是开心的。
摔倒的人为了不防碍别人往下滑枝垂萤,会就地往下滚,滚到坡底滚得满身是雪,活象个雪人。爬起来的“雪人”为了抢排在前面滑的机会,有时连身上的雪也不顾得拍浜尾京介,就往坡顶冲。

有争抢就有冲突,有时候因排队秩序的问题,孩子们会互不相让凶屋医生,各自说自己排在前面。争着争着就吵起来了,吵着吵着吵急了,有人就会蹲下抓一把雪七宝空间,在手里三握两握握成雪球,瞄准对方就砸了过去。被砸中的人也绝不会手软,必会还之。于是,一场雪仗便开始了。
这边雪仗打着,那边滑溜赤滑着,叽叽嘎嘎声、嘻嘻哈哈声,此起彼伏。惊得站在电线上的鸟儿们也躲得远远的,不敢在近处停留。
大陡坡在我们的一次一次滑打中,从开始带着雪喳的坡变成了锃光瓦亮的冰坡,极为滑溜。在这样的冰坡上打滑溜赤那才叫过瘾,技术高的人能从坡顶一直滑到坡底,水平不行的,滑一会就会摔倒5801小炜,伴随着尖叫声,冰坡上出现了各种摔姿。
有从此处路过的大人,看着大冰坡都会小心翼翼地从边上不太滑的地方,一小步一小步地挪着走江国宾。
每每看到大人的小心,孩子们都会暗自高兴,站在那里瞅着,期望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那一幕――大人摔个仰八叉或是摔个大腚蹲。
大冰坡的寿命一般不会超过二十四小时。白天被我们滑得光亮的坡第二天早上准会被大人们倒上炉灰渣,有时倒上炉灰渣还不行,大人们还会用铁锨从下到上铲很多锨仙界生存手册。
我们的快乐场地就这么被大人们破坏了开家麦当劳。可是,没关系。我们的创造力也是很大的,每每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便会一边骂搞破坏的大人,一边动手干活――用扫帚扫去没被冻上炉灰渣,若炉灰渣被冻实,我们便用力一点一点铲,直到铲个差不多了,再去铲些新的雪撒到坡上。
铲雪的铲雪、踩雪的踩雪,此时,孩子们的目的是一样,心是一致的,没有争吵,不用分配,各自干着自己能干的活。修复工作在我们的齐心协力下很快就完成了修仙童养媳,陡坡在我们的脚下又变得滑溜无比。
滑溜赤一打唐能通博客,先前的不高兴便一消而散,快乐又洋溢开来,漫延到周围雪白的世界……

作者简介
陈艳 ,作品散见于《世界儿童》、《江苏教育报》、《小学生阅读报》、《浙江教育报》、《小世界 小时光》等。多首童诗、散文在各大网络平台上发表。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
请为他分享点赞吧!
本次大赛增设“最佳留言奖”
一不小心你的留言也会中大奖的

觉得本文不错,就为他打赏吧。你每打赏一次,就为新丝路文学基金捐款:1元。
振兴文学,从我做起!
(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二维码后转账)


“七天网.美文大赛“”第三季
作品展播12月31日结束,
2018年元月份将开始全民票选。
万元大奖花落谁家,
请大家拭目以待。

错过了
第三季“七天网.美文大赛”全民绯闻,
别急!思域论坛
“七天网.美文大赛”第四季
将全新来袭。
赛制升级、奖品升级,规格升级。
一等奖更有价值10万元奖励。
不变的是我们的投稿邮箱
“2679624273@qq.com”,
2018年元月10日开始接受投稿。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