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2017
08

怏怏不乐的读音听书《三国演义》013-旁听大师

听书《三国演义》013-旁听大师

第013回 报父仇曹操战徐州

反贼李傕杀进了长安,包围了皇城,他们指名点姓,要王允王司徒。王允是非常忠烈,他不是那贪生怕死的人,如果要是那样,当时他随着吕布一走,不就完了嘛。可王允没这么做呀,现在他挺身而出,在汉献帝的面前,怒斥反贼的罪恶,然后怏怏不乐的读音,他一纵身,由城楼上跳下来张超娄艺潇。李傕几个贼人往上一拥就把王司徒给杀死在皇城之下。这可真是:
巨魁伏罪灾方息,
从贼纵横祸又来。
当时城头上的皇上,掉了泪了。李傕他们杀死了王司徒,并没退兵。天子就问他们:“刚才你们不是说了么?杀死王司徒,你们就算给董卓报了仇了,应该撤兵了你们怎么不撤呢?”
李傕大叫一声:“万~岁~听了!我等救国有功万岁尚未封赏。”你得给我们个官儿当当。这官儿有张嘴要的吗?他们在这儿要官儿你就得给呀。
万岁一想看这意思官儿封小了他们还不能走,就封李傕为车骑将军池阳侯、司隶校尉,封郭汜为后将军、美阳侯,樊稠右将军、万年侯,张济,骠骑将军、平阳侯。
从此李傕、郭汜就执掌了朝中的大权,朝里边儿大小官员,一律由二贼升降。他们在皇上身边儿,安插了亲信,监视着汉献帝的行动。李傕、郭汜对黎民百姓呐,比董卓那时候啊,还残暴!百姓是苦不堪言呐。朝里边儿每天几乎都有些忠臣良将,惨死在李傕、郭汜之手。
王允因为除董卓,被李傕给杀了弃妃惹不起,还有一个刺董卓的人呐,李傕想抓住此人,但是啊,他抓不住了。这人是谁呀?此人姓曹名操字孟德呀。曹孟德哪儿去了?确实,上徐州报父仇去了。
近些年来曹操可了不得了。自从十八路诸侯讨董卓,袁绍率领着人马一进洛阳不就不动地方儿了嘛?曹操不是带着人,他单独追董卓一程,吃了个大亏,差点儿把命搭上。由打那儿他收拾残兵败将,来到了东郡。孟德立下雄心大志啊,他打算东山再起恰恰就在这个时候儿,他接到天子一道旨意,让他去,攻打黄巾军。他把黄巾军杀得大败,收了黄巾军几十万人马,自立为“青州军”。从此天子封他为镇东将军东郡太守。曹操,在兖州这儿挂出去了一张招贤榜,这招贤榜往外这么一挂诶哟,那能人呐,络绎不绝地前来投奔曹孟德。
第一拨儿就来了爷儿俩,一个叫荀彧荀文若,一个叫荀攸荀公达,叔侄两个。由这叔侄又给推荐了程昱、郭嘉、刘晔、满宠、吕虔、毛玠,还有两位武将,是典韦、于禁。
从此曹操,是文有谋臣武有猛将是声威~~大振。
有人就给他出主意,您应该把家眷接到兖州来了。曹操一听,对。就派人,去接他老父亲曹嵩。老曹嵩自从散家财支持他儿子孟德,去讨董卓,他呢,就隐居到琅玡了。也就算藏起来了。现在一听说儿子露了脸了,作了镇东将军东郡太守,今儿来接他,去全家团圆,老头儿当然挺高兴。立刻找来了他的弟弟曹德商量了一下儿,收拾行囊包裹,全家四十余口,八十多台车,就上了路。
一路上饥餐渴饮、晓行夜宿,路过徐州,徐州有位太守叫陶谦陶恭祖。这人非常厚道,待人特别热心,董翠婷他久慕曹操的大名,总想找个机会,跟曹操亲近亲近。今儿一听说,孟德家眷,由徐州经过,陶谦亲自,到城外,把老曹嵩,给接进了徐州。他要好好款待款待这一家。备酒接风,陪着老曹嵩在徐州玩儿了两天,到走的时候儿,陶谦派手下的部将张闿,带领五百名军校,让他好好儿把曹氏全家,护送到兖州去。
把老曹嵩给高兴坏了。哎呀,陶谦陶恭祖这人可太好啦。我见着我儿子孟德,我得好好儿说说。
在城外拱手而别之后,张闿,保着曹嵩就上路。走到半道儿啊,忽然这个天下起雨来了。这个季节呢,正是秋季,一场秋雨一场凉。走这地儿是上不着村儿下不着店雨还挺大,就在一个古庙里暂且避避雨。
张闿和他的军校,浑身上下的衣服都淋湿了。人家老曹家好几十口人,就一小古庙没多大地方儿,另外还有这么多的东西呢。所以这个大殿和东西配殿连人带东西都塞得满满的。张闿和这些军校没地儿呆,就在房檐儿底下站着。您想想,小风儿这么一嗖,衣裳是湿的,肚子里再没有食儿,一个个心里头非常烦恼。
这张闿呀,敢情是个山大王出身,山大王的别名,就是土匪。嘶~~他一琢磨,诶呀这老曹家挺称(读作:衬)呐,称这么多的钱!敢情,曹嵩是当代的大财主啊。嘶~我把他全家一杀把这东西拐了一走我占山为王去叭。张闿想到这儿,就把他手底下不错的那几个都叫过来这么一商量,这几个一听,干呐。那就下手叭。
就在这天晚上三更时分,他们一声大喊qq奶奶,绰起刀剑,就冲到大殿里去了。那位曹二爷曹德呀,听见外边儿喊声,提拎着宝剑出来了,他还想要,比划两下儿呢。让张闿一刀,就给砍到那儿了。然后是见人就杀呀。老曹嵩听到声音不对,他扒着窗户往外这么一看,诶哟!这些人都反啦!他抹过身来拖着他的如夫人就跑。如夫人是干什么的呀?就是小老婆呗。他这如夫人呐,特胖,个子不太高横里宽,顺那窗户出,出不去,就在那窗户台儿上嘎哟嘎哟,张闿就进来了,嘁哧咔嚓一人一刀,就把曹嵩和他那如夫人都给杀了。
然后又放了一把火,张闿带着这些军兵拐车辆,逃跑了。
哎哟曹操得到这信儿了女王蜂的王房,他大叫一声:“痛杀我也!”咣当一下儿,摔到地上没气儿了。 哦哟他手下的亲信赶快扶起来抹擦前胸捶后背,一劲儿呼唤,“明公醒来!明公醒来!”“呜呼~~~~~”曹操跳起来之后手指着徐州破口大骂:“好你陶谦呐,我跟你有什么冤仇?你杀我老父斩我全家!此仇不报枉为人也!”
当时传令,“尽~起~兖州和濮阳之兵,兵~~发徐州。”曹操这火气可真大呀,他报父仇这倒是真的梁馨枰,可是他也早想取徐州。那是为什么呢?扩大自己的势力呀。“一路上逢人就杀见人就斩是活气儿一个不留是坟头全给他平喽!把陶谦陶恭祖乱刃分尸,方解我心头之恨!”
尽起呀?帕斯卡拉啊,就是一个看家的都不要。荀彧一听,“那哪儿行啊,明公,咱们得留人呐。您报完了仇不还得回家嘛。”
曹操勉强算答应了,让荀彧和程昱两个人看家,给他们留下五千人马龙腾原始。然后,他传出一支令箭,所有的文官武将一律戴孝。好家伙,这兵马一起动啊,就像铺霜拥雪一样啊。前面有三丈长两面大旗呀,拿白布做的上书四个大字“报仇雪恨”。由夏侯惇、于禁、典韦为先锋,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杀奔了徐州。
曹操一连取下来十多个县郡医界天骄,每过一地,无论是男女老幼军民一个不留全部杀光,杀的,那尸首堆积如山是人头遍道血水横流哇。特别是,阜阳、曲律、宁陵、夏丘、彭城这五个县,叫他把鸡犬都给杀光了优丽丝。那人杀的尸首没地方儿放,全都堆到那河里,愣把汜水河给堵死了。有的那县城叫曹操给杀的多少年都看不着个人影儿。还有的县城十年八年都听不到鸡鸣狗叫之声。曹操的残暴,从此,算出了名儿了。
陶谦陶恭祖,在徐州得到这消息之后他是放声大哭。自己一片好心遭来了这样的横祸呀,原来实指望跟曹孟德亲近亲近,借着他搬取家眷这个机会,把老曹嵩接到了徐州,热情款待然后又派人护送。没想到,护送人张闿变了心了,杀了曹操的满门,拐了曹家的财物。现在曹操报仇来,我陶谦浑身是口难以分诉啊。我跟你曹孟德没有仇哇,就算有仇你就把我万剐千刀喽夏怡然,剁为肉酱也行,你也不能这样血洗城池。黎民百姓遭这样的涂炭,我对得起谁呀?
陶谦这一哭帐下恼了一员大将,“府君呐,您哭什么呀?曹操来了咱们就跟他打叭。徐州这儿还有这么多的人马还有这么多的战将呢。难道就这样束手被擒不成么?”
这句话还没说完,探事马跑进来禀报,说:“曹操在城前讨战。”出去吧~~~陶谦率领着人马杀出城外两阵“啪”一列开。
曹孟德浑身素缟,由头上到脚下,是穿白戴孝。他催马到阵前,“叫陶恭祖马前答话。”
这过去说两句儿叭。陶谦往前一带坐骑,“哎哈,明公请了!”
曹操一看陶谦眼都红了,“老匹夫!孟德与你有何仇何恨?你杀死我的全家!今日,不将你锉骨扬(读作:瓤)灰难解孟德心头之恨!”
“哎呀~~~明公听了!”他得解释解释啊。“我陶谦,久慕明公之大名,总想和你亲近一番呐。老太爷曹嵩由此经过我是热诚款待,派人护送啊。没想到,张闿狗贼变坏了心肠,他杀死了老太爷。这个事情并非陶谦之罪请明公详查。哎他这个……”
他还想往下说呢,人家曹操得听啊。“你满口~胡言!”只见曹孟德把手中令旗这么一摆,由打背后飞过一骑战马,夏侯惇,要生擒陶谦。只见在陶谦阵脚上,有一员大将就恼了,“呔!夏侯惇!休伤我主!”纵马摇枪过来了,正是那曹豹曹将军。两马交锋打到一处,刚战了这么三五个回合,忽然间天气变了,云生东南雾长西北,咔啦啦~~一声闷雷呀,尘砂荡漾飞沙走石狂风大起,呼呜~~~~~~~~这仗没法儿打了。只好罢兵,两边儿都筛锣鸣金撤队。
陶谦回到城里,下了千斤闸是城门紧闭乙一zoo,派人严加防守。然后来到了帅府,陶谦越想越难过,“我看见了,曹操兵马兵似兵山将似将海,我怎么能打得了哇?再说他要杀进徐州来,这地方儿还不得和他所过之处一样啊?也得血洗徐州赖长青简介!我不能再连累徐州百姓啦,你们用绳子把我捆绑起来送往曹营我陶谦,前~去~领~罪!”
“哎~~~慢来慢来,”说着话由台阶儿下边儿走上一个人来,“府君,您可不能这么做。府君,在徐州久镇多年,百姓对你深感恩德呀。曹兵虽然凶猛,可是据我看他一时之间,也难以攻破此城。我略施小计,就让曹孟德死无葬身之地。”
陶谦举目一看,是自己手下的谋士,糜竺。“先生,有何高计,来教我陶谦呐?”我得怎么办呢?
“您写封书信叭,学生把这封信送往北海郡,去请孔融太守,前来助您一臂之力。我们徐州人马不少,要和孔融太守合兵一处拒曹,曹贼可擒。”
“有~~劳先生。”陶谦赶快写了一封信,交给糜竺了。
糜竺打马扬鞭,离开徐州,到北海郡,来请孔融。他见着孔融把信往上这么一递,孔融接过信来这么一看呐,当时就生气了。生谁的气啊?曹操。你真是欺人太甚。陶谦,是一片好意呀,他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吗?你作为一个镇东将军,你也不好好想一想,你就带着这么多人马来了?而且血洗了十几个城池,杀了这么多的人,真是岂有此理!他把信“啪”往桌子上这么一摔,先款待糜竺。告诉糜竺:“你不必着急,我立刻起兵啊。一定,去帮陶谦陶恭祖。”
这么说,这孔融和陶谦感情很好?这是一个方面,更主要的啊,是孔融打心里往外烦这曹操,他怕曹操成气候。就没这么档子事儿啊,他还惦记收拾曹操呢。既然你到了徐州了,我这回还名正言顺了。我得去,助我的朋友一臂之力。嘶~~不过,孔融一想,曹操来势不善呐,他带着那么多的人马,尽~~起~~兖州之兵,几乎都带来了。我这些人马就是和徐州和在一起,也不一定能打得了他呀。哎,有了,“糜竺先生,你这不是这么老远来了嘛,到我这儿。你还得再辛苦一趟,我给你写封信,你去到平原,去请一请刘备刘玄德。他有两个弟弟,二弟关羽、三弟张飞,请他出兵。咱们,合兵一处,一起到徐州,你看怎么样?”
“嘶~噢~”糜竺一听,“我是久仰大名啊,听说此三公可不得了哇,十八路诸侯会董卓的时候,这三英曾经在虎牢关前,杀败了吕布田中美绘子。”
“就是这几个人。”
“他二弟关羽,温酒斩过华雄?”
“不错!”
“好,您把信给我我这就去。”糜竺早想见见这几位英雄啦。
孔融把信写好,糜竺是打马扬鞭,来到了平原。把信往上这么一呈,刘备一看,恭祖有难,我不能不救哇。不过自己这人马太少了,刨去自己这俩兄弟这两员大将之外啊,手下就有这么八百多人儿。那平原才多大点儿个地方儿?嘶~~刘备一想,我这些人马去喽能管什么呐?哎,我找公孙瓒借点儿兵叭。
他和公孙瓒怎么那么好呢?一师之生啊。他们都是庐植老先生的学生,所以公孙瓒,对刘备的感情特别好。刘备亲自,见到公孙瓒把这事情一说,公孙瓒开始还有点儿想不通呐,你跟曹操没怨没仇的你去干吗去?
刘备一听,“我得去呀,我已经答应人家了。人讲礼仪为先树讲枝叶为源,哪能失信呢?”
公孙瓒一想也对,“那你一定要去,我借给你马步军五千。”
刘备挺高兴,“可有一样,您还得把赵云赵子龙,借给小弟我。”刘备对赵子龙呐,印象特别好。
公孙瓒一想,五千人马都借了,把赵云也借给你叭。
刘备领着这些人马,和孔融合兵一处,一声炮响,杀奔了徐州。
陶恭祖听到这信儿可乐坏了,亲自出城,把孔融和玄德接进了他的帅府,大排酒宴,款待这几位。饮酒当中,嘶~陶谦陶恭祖仔细这么一打量玄德,哎呀!这人可了不得这人。他见玄德面带忠厚举止不俗啊。不苟言笑落落大方礼下于人谦恭和蔼,仪表轩昂,言语豁达。嗨呀呀~~~他又是汉室宗亲。陶谦一想,干脆叭,我把徐州计中计状元财,让给他得了。
想到这儿他立即吩咐糜竺把印信、兵符全都拿过来,陶谦双手捧着这些东西,离开座位,走到玄德跟前深施一礼呀。
玄德一愣,“呃?恭祖这是何意?”
“哎呀~~玄德公,当今天下大乱王纲不振,公乃汉室宗亲正宜立扶江山,老朽年迈无能,情愿,将徐州相让。公勿推辞!”
可把刘备吓坏了,我是来帮忙拒曹来了,怎么能落这样不义之名呢。他说什么也不要。糜竺一看,“嗨~~~现在不是时候儿,曹兵兵临城下,哪儿有时间谈这个呀?咱们先谈谈这仗怎么打叭。”
刘备一听,“对,我给曹孟德写封书信,咱们是先文后武。”刘备把信写好派下书人送往曹营。
曹操把这信打开一看呐,都气晕了。怎么回事儿呢?这信主要是劝他退兵,不过刘备呀,在信里边儿用词呀,还很锋利,拐着弯儿抹着角把曹操给损了一顿。曹操这气,你刘备算干什么的呀?你劝我退兵我就退呀?他把信“叭”往那儿一摔,吩咐人:“来呀,将下书人给我斩了。然后再攻徐州。”
就在这时候忽然跑进一个探报来,禀报曹操说:“大事不好!吕布吕奉先,兵取了兖州!”
可把曹操吓坏了,老家丢了。
这吕布怎么会把兖州给取了呢?他单人匹马,逃出了长安,先去投袁术,后又投袁绍,袁氏兄弟呀,都不愿意理他。嫌他这个人反复无常,说他不好交啊。后来呢,吕布离开了袁家兄弟,他跑到上党太守张扬那儿去了。他有一个朋友哇,姓庞叫庞舒,从长安,把吕布的家小,给接来了。就因为庞舒哇,接送吕布家小,让李傕把庞舒给斩了。然后李傕又给张杨写了封信,他让张杨把吕布给杀喽。你只要杀了吕布,我就重重地封赏你。吕布听到这消息之后哇兔啾啾,就离开了张杨,投到陈留太守张邈那儿去了。张邈这人呐,很崇拜吕布,他不但崇拜他仙府奇缘,而且俩人这脾气秉性还差不多。这张邈一看吕布来了,他急忙把文武全都找来了,挨着个儿的给吕布做了引见。其中有个人姓陈叫陈宫,这位陈宫是谁呀?就是曾经,捉曹放曹的那位陈公台。他自从离开曹操之后,就到张邈这儿来了。
陈宫啊,很敬仰吕布,吕布这一来呢,两个人一见如故。没事儿坐到一块儿这么一闲谈呐,这个陈宫就问吕布了,说:“凭将军之声望和本领,足以能够自主哇。你何必受他人牵制呢?如今诸侯割据,英雄并起,将军,也应有一立足之地呀,然后方能建立霸业。”
吕布一听,“然呐,陈先生您说得太好了。不过,我到哪儿安身为好呢?”
“眼下,濮阳和兖州空虚,将军为何不取呀?”
“哎呀~~”吕布听到这儿一皱眉呀,“兖州与濮阳,为曹操所辖之地,那怎么能够轻易取过来呢?”
“哎~~~现在曹操,到徐州李海洋阿訇,去讨陶谦,”他报父仇去了。“兖州、濮阳正在空虚。您跟张邈借一哨人马,陈宫不才,我愿辅将军一臂之力,去取兖州濮阳。”
吕布听到这儿赶忙站起来了,他冲着陈宫施了个礼呀,“多谢先生指教。”
他急忙去找张邈,借了一哨人马,几员大将,带着陈宫,没费吹灰之力呀,吕布蜀山金须奴,就把兖州和濮阳给取了。
现在探报,跟曹操这么一禀报,您说曹操能不紧张吗?好厉害的吕布呀!这可怎么办?曹操连忙把众谋士请来了这么一商量,郭嘉给他出了个主意,“主公您不必着急,我看您就做个顺水人情叭。刘备这不给您来信了嘛,劝您退兵。您给刘备回封信,说我呀,看在你刘备刘玄德的份上,我不打徐州了,也不杀陶谦了,这仇我不报了。您这叫稳军之计,先稳住刘备与陶谦,然后咱们把人马往回这么一撤,是假意撤兵啊。撤兵回去,得过兖州和濮阳,把咱老家保住,擒住吕布,然后您再回兵徐州报仇不迟啊叶俊英。”
曹操一听,“奉孝啊,此计正中我的下怀。”
说着,曹操给刘备写了一封回信,然后他从徐州撤兵,兵取兖州,是大战,吕布。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