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19
06

怎样戒k粉启明星二班作业-方圆一寸艺术教育

启明星二班作业-方圆一寸艺术教育

各位家长和小朋友张家祯,为了让方圆一寸艺术教育的同学们能够更好的成长以及巩固我们每周所学内容,每周都会布置周作业,请家长配合孩子完成。
启明星二班作业
背诵剧本《阿凡提》
时间:某日上午
人物:阿凡提(宋艾珂)、喀孜老爷(王渝翔)、饭店店主阿木提(李琪轩)、外地商人阿地力(牟岚)、师爷(魏苏梦)、店小二 (李鑫磊)、民众(周星臣)一个小城镇的衙门里。喀孜:谁在外面喧哗?师爷:老爷,是告状的!老爷,又是门口那小店老板,这个月他来三回了,邢育森今天还是不开堂了吧!就说老爷您病了!喀孜:你才病了呢!有钱干嘛不赚!哈哈!左眼跳,有吉兆。盼财神,财神到!快叫进来!
师爷:是,你们都进来吧!阿木提拽着阿地力走进来,阿凡提和一群看热闹的跟在后面。
喀孜:谁告状啊?快快讲来!
店主:小人状告阿地力欠债不还齐国远!
商人:大人,小人冤枉啊!
喀孜:那他为什么告你?
商人:小人是外地商人。三年前在他店里吃了一只鸡、两个鸡蛋。当时说好下次来时还他饭钱。今天过来还钱时,他竟然开口要二百块银元,这不是敲诈吗?求大人为小人做主!
喀孜:大胆!一只鸡、两个鸡蛋竟然敢要二百块银元。(向师爷)比我还黑!
师爷:嘘!
店主:大人……
喀孜:(厉声)有话快说!
店主:大人,她从我店里走的时候说了过几天就来还钱,可是这一走就是三年!要不是今天我在街上碰见她抓她来见官,指不定什么时候还我呢,她这分明是想赖账啊!大人您要为我做主啊!商人:大人,小人因为是商人所以常年在外奔波,而这一只鸡两个蛋的钱并没有想不还,而且今天来我就是要来还账的,大人您看,这是我给店主准备的鸡和蛋的钱,请大人明鉴~
店主:大人,暂且不说她在我店里吃的东西,她之前在我店里还打碎过一个碗我都没找她赔呢!您说说我这三年来桃花宝鉴,这碗能给多少客人用啊,这也是一大笔损失啊,我都没跟她算呢!
商人:大人,请你为小人做主啊,店主说的碗一事纯属冤枉,当时是店小二给我上菜时碗太烫不小心划到地上打碎的,为这事儿店主还让小二赔了十倍的价钱,如果大人不信小人请求让小二前来作证!
喀孜:店主,小二人呢?
店主:我。。。。
喀孜:宣证人店。。。
店小二上台
店小二:大人
师爷:小二,我们老爷问你什么,你就如实回答,听见了吗?
店小二:是的,大人
喀孜:小二,你看看堂上之人,你可都认识呀?
店小二:这是我的店老板,刻薄又古板,这个人。。。这个人长得。不长不短,不胖不瘦,不高不矮,不白也不黑,报告大人,我不认识。。。
店主:等等,不认识,三年前她在我的店,吃了一只鸡两个蛋,还打碎了我一个碗,听令哐啷破事一大堆,所有的费用他都没有给,
店小二:一个破碗价钱翻十倍,一个吃饭跑路被抓回,喀孜大人大人作事最认真,老板抓去蹲监狱,商人抓去做苦力,商店交给我小二去努力,保证月月赚钱又盈利,三分小二养家糊口,七分大人建设本地
喀孜:好主意,大门口的楼梯早就该修葺,我喀孜住的地方也应该添点富贵气,哈哈哈!这事就这就么干,
店小二:这事就这么判。
店主:就算是进监狱,做苦力,这铺子房契还是跟我姓。大人您先等一下!
(店主慌乱之中递上了状纸)
店主:大人,这是我的状纸,求大人看完之后再做决定!
喀孜:师爷!你说呢!
师爷:众目睽睽张礼义!想他也不能搞什么花样,状纸就由我来为老爷诵读吧!
喀孜:嗯!(点头)把状纸拿上来我自己看
师爷:好的,大人。
(店主走到师爷身边,悄悄掏出一个布包,递了过去,喀孜抓着布包,轻轻捏了捏里边的银元,脸上顿时乐开了花。他装模作样地看了看状纸)
喀孜:嗯,从状纸上看,你要二百块银元还是有道理的。这样吧,你再给大家说说你的理由吧!
店主:(得意地)大人,他是在三年前吃的我那只母鸡和两个鸡蛋。您想,三年来求魔灭神,那只母鸡每年至少要下一百个蛋;这些蛋又可以孵出一百只小鸡;小鸡长大后再下蛋,再孵小鸡,三年能孵多少只鸡,现在该是多大一群哪!小人就是一只鸡收他一块银元,现在收他二百块银元也不多呀!
喀孜:师爷你说呢?
师爷:这开门做生意就是要把东西做给客人吃,他这样说,没道理呀!
喀孜:有道理,有道理!不多,不多!
喀孜审问商人:“阿弟力,你吃鸡和鸡蛋前,与店主谈过价钱吗?”
“没有,谁还不知一只鸡的价钱呢俄瑞斯忒斯?”商人回答说。
“那么,你什么时候回来跟店主讲过吗尹俊熙?”喀孜又问。
“没有!”商人回答。
“那么,喀孜清了清嗓子说:“你既没有讲清鸡的价钱又没讲明自己何时回来,这只鸡活到现在的话,能下多少蛋、能孵多少只小鸡?店主还算有良心,你理所当然地要付给他二百块银元。”
喀孜:师爷,你说呢?
师爷:我,我说了算吗?
商人:大人,我冤枉啊怎样戒k粉!你不能这样就下结论啊!大人!
喀孜:放肆!你敢怀疑本官的判断!
商人:我...
阿凡提:(上前)等一等,大人!阿地力是冤枉的,我愿意替他辩护。不过,我想请大人重新审理这个案子。
喀孜:现在判和重新再判有什么区别吗?
阿凡提:(面向众人)大人,如果你能稍后再判袁雅婷,我们就相信你是公正无私的!
(喀孜与师爷小声商量)
喀孜:咳!好吧,那就重新再判。不过,重新再判还是这种结果怎么办?
阿凡提:那就由小人替他偿(cháng)还债务!
喀孜:好,一言为定!
喀孜:现在重新开堂,有什么就赶紧说
店主:大人,阿凡提肯定没法子了,您现在就判吧!
商人:大人,万万不可啊!小人冤枉!
喀孜:阿凡提你再不开口,本官就要宣布判决结果了。
阿凡提:请不要生气,大人。有一件事情,不知当讲不当讲。
喀孜:说,本官判你无罪。
阿凡提:我之前和邻居说好合伙种麦子,如果不把麦种炒(chǎo)熟,之后就来不及播种了!
喀孜:(忍不住大笑起来)这不是胡说八道嘛!真是天大的笑话!聪明的阿凡提竟然想用炒熟的麦种播种!你也不想想,炒熟的麦种能出苗吗?
阿凡提:大人,既然炒熟的麦种不能出苗,那么煮(zhǔ)熟的鸡能下蛋吗?
喀孜:(顿时面红耳赤)这个……这个……
店家狡辩说:“我给你吃的是……是……生……鸡蛋曹佑宁,是……可以孵……小鸡的。”
喀孜:店主说的对!是生鸡蛋,可以孵出小鸡的!
商人:大人,他给我吃的就是熟鸡蛋!
店主:生鸡蛋!
商人:熟鸡蛋!
店主:生鸡蛋!!
商人:熟鸡蛋!
大人顿时又有了精神:“都别吵了,店主说是生鸡蛋难道还能记错不成?生鸡蛋是可以孵小鸡的!”
阿凡提不慌不忙地说:“你饭馆里给客人吃生鸡蛋吗?你今天敢给客人吃生鸡蛋,那你明天就敢给客人吃死鱼烂肉,你这分明就是一家黑店!
店主:大人,不对不对,我给他吃的就是熟鸡蛋!
阿凡提:哦?熟鸡蛋?那你刚刚就是在欺骗民众欺骗我们最英明神武的大人!这是罪加一等啊!大人!
此时群众中又传出一个人的声音
民众:大人!大人!小人也有冤屈禀告!
喀孜:上来!
民众:大人!小人前些日在店主家吃了一碗饭,他竟然收我两碗的钱,这就是欺负老实人啊!
店主:大人冤枉啊,她吃了两碗当然要收两碗的钱啊。
民众:大人是这样的,店小二给我端来第一碗饭我发现是馊的,便把店主叫来,她答应重新给我换一碗的,可是当我付账的时候,她竟然要收两碗的钱,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店主:是,我说了给你换一碗,可是我没有说是免费给你换啊,难道我食材不要钱吗?我请工人不要钱吗西厢少年?要是都像你这样的客人,我这小店还开得下去吗?
阿凡提:大人您也听到了,试想如果今天是我们大人来吃饭,你也会给大人上一碗馊饭?你也敢收我们大人两碗饭的钱么?!
喀孜:嗯?
店主:我......
阿凡提:请大人为大家作主!
喀孜:那你有何证据啊?
民众:大人,时隔已久蟒蛇窟,小人并没有证据证明。
喀孜:那你有证人么?
民众:也没有。
喀孜:那你既没有证据也没有证人,这让我如何判定结果,如何让众人信服呢!
店主:大人,她这分明就是污蔑小人啊!
民众:大人明察啊,小人所说句句属实!
阿凡提:可是大人,又有何证据证明这店主所说属实?难道这其中另有隐情,还是说大人您根本就是在偏袒店主?
民众 商人:是呀!大人!
【看热闹的人喧哗起来,并纷纷指责大人办案不公。】
师爷:安静!我们大人必然会做出公正的判决的!
【喀孜在大堂上踱(duó)来踱去,犹豫再三,和师爷商量半天,最终无可奈何地开始宣判。】
喀孜:店主阿木提诉商人阿地力付二百块银元一案,本官不予支持,判商人阿地力付店主一只鸡和两个鸡蛋的饭钱两块银元!
店主:大人,我那天给你的钱都收了……
喀孜:大胆阿木提,你竟敢妖言惑众,欺瞒本官!要不然阿凡提明鉴,本官岂不是要被众人带上昏庸的罪名!来人,把他给我压起来!等候发落!
店主:大人!我那天给你的……喀孜:(不等店主说完)退堂!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