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2019
06

怎样保护牙齿农民工为讨薪,给老板下跪,大哥带工人兄弟怒斥黑心老板!-建筑大世界

农民工为讨薪,给老板下跪,大哥带工人兄弟怒斥黑心老板!-建筑大世界

第一章 领导的隐私
深夜,凌正道喝的醉醺醺,踉踉跄跄地从一个小饭馆中走了出来。
本来他就只是吃个饭杨政龙,可是烦闷之下喝了点酒,这一不小心还喝大了。一个人喝闷酒喝大了,显然是心里有郁闷事。
27岁的凌正道,是中平县国税局征税科的一名小科员,作为燕大毕业的高材生,也算是年轻有为的公务员。
可是这铁饭碗却不是那么好端的。两年前,他带着一腔的热血,放弃了留在大都市的机会,报考公务员分配到中平县国税局。
年轻人总是有些气盛,对于体制内一些事情也很看不惯。一来二去,他就不小心得罪了征税科的副科长韩洪超。
起初凌正道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可是自从韩洪超成为征税科的正职后,他在征税科就变得举步维艰了。
如今在科室里,凌正道这燕大高材生差不多就是一保洁员,扫地擦桌子清理洗手间,总之什么脏活累活都是他的。
就这样还不算完,韩洪超又搞了什么业务考核,整天做保洁员的凌正道,能有什么业务可考核?
"对于某一些在科室里混吃等死的人,那是坚决要开除的!"韩洪超有事没事,就在凌正道耳边说这句话,说白了就是想让这眼中钉离开国税局刘若旖。
就现在这情况,凌正道觉得自己差不多到年底就会因为工作能力差被开了。
想到自己一个燕大高材生,做了两年小科员毫无建树不说,最后还落个开除,这心里就郁闷的不行。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喝了一顿闷酒,把自己给喝大了。
本来就有些头昏眼花,再被凉凉的晚风一吹,这酒劲就上来了。胃里一阵翻腾,嘴里也冒出酸水,这是要出酒。
强忍着呕吐的感觉,凌正道匆匆地钻进一条胡同,准备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出来。
转进胡同,他一不小心,整个人就撞在了胡同里的一辆轿车上。也幸亏这轿车是停着的,不然可就出大麻烦了。
谁大半夜的把车停这地方?被撞了这么一下,竟把凌正道的酒劲撞回去一下,他揉了揉眼,很是恼火地看着眼前的轿车。
"你给我下来!"酒精上头的凌正道指着那车就吼了一嗓子,也不管车上有没有人,就用力地拉起了车门。
这三更半夜的估计车上也没人,凌正道如果不是喝多了,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可是原本没人的轿车车窗,却在这时候落了下来,探出一张面色铁青的脸。"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怎样保护牙齿见对方还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凌正道的火气就更大了,"你说想干什么?你车撞我了……"
本来凌正道是想跟对方好好说道说道的,可是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发现眼前这人有些眼熟,看上去有点像国税局的唐立君唐副局。
不会是看花眼了吧?再次揉了揉眼睛,凌正道看的可就更仔细了,车上的人不是唐局又是谁?
"唐局……"凌正道有些尴尬了,心里暗叹着倒霉,这好端端的怎么又撞上了局长,看来自己在国税局真的没办法混了。
不过凌正道刚刚喊出"唐局"两个字后,整个人就又愣住了,透过车窗从车内灯光下,他看到副驾驶座上还有一个衣冠不整的女人。
这女人是谁,凌正道一时没看清楚,但是绝对不是唐立君的老婆!
气氛突然变得沉寂起来,凌正道和唐立君对视了好一会儿,谁也没有说话。
"你是征税科的吧?"终于,还是唐立君先问了一句。
"是,唐局你这……"
凌正道刚想问局长是怎么回事,可是话到嘴边他就吞了回去。这还用问吗?大半夜的,车上男女衣冠不整还能干什么?
"我就是路过。"废了半天劲,凌正道终于把话头拧了回来。
"呵呵,那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唐立君很领导派头地笑了笑,只是这笑看上去有些难看。
凌正道连忙点头说:"那我先走了?"
说这句的时候,凌正道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在副驾驶上瞄了一眼,他想确定那女人到底是不是局长夫人。
可是这一看,着实又把他吓了一跳,这那里是局长夫人,明明就是县委书记的夫人!
县委书记胡展程的夫人叫赵丽然,朱翰墨是县环保局的副局。凌正道之前又见过几次,对于这位端庄大方,气质优雅的女局长颇有几分印象。
不过此时,那位端庄大方的女局长却满脸通红,一副慌乱之色。
唐立君见凌正道的眼睛一直停在赵丽然身上,脸色也是越来越黑,他干咳了两声说:"小凌呀,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回去,我马上走。"
凌正道意识到自己看了不该看的事,有了慌乱地说着,随后又不忘来一句:"唐局韦世乐,对不起呀,我真的只是路过。"
转身走出了胡同,凌正道的酒劲算是彻底醒了过来。
"是不是喝多了出现幻觉了?"用力摇了摇脑袋,凌正道回头又看了一眼身后的别克轿车,这可不就是唐局的车吗?
……
昨晚喝多了,凌正道一觉醒来摸手机一看时间,竟然已经八点半了。
"要迟到了!"忍着宿醉的头疼,他从床上坐了起来,迅速地穿上衣服,随便洗了一把脸就冲出了出租屋。
真是倒霉催的!韩洪超平时没事还找自己麻烦,这上班迟到恐怕更没有好果子吃了。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凌正道早饭都没顾上吃,就骑着自己的单车,火急火燎地奔国税局去了。
果然,刚到科室的门口,凌正道就碰上满脸阴沉的韩洪超。不用问,这肯定是在等自己的。
"都几点了!"看到满头大汗的凌正道,韩洪超阴沉的脸上,竟隐约带着几分怪异的喜色。
"对不起韩科长,我……"
"国税局不养闲人,征税科更不养闲人!就你这样的,整天混吃等死没有半点工作能力的人,还有什么脸留在国税局!"
根本不听凌正道怎么解释,韩洪超张嘴就是一番训斥。四下的同事看到这一幕,也都是面露讥笑之色,显然大家对韩科的眼中钉都没有什么好感。
凌正道越听越窝囊,自己怎么混吃等死了,科室里活自己少干了吗?还有什么工作能力,自己是征税的不是来当保姆的好不?
感觉自己已经干不下去了,凌正道也不想再任由韩洪超如此羞辱自己。心一横,他就准备要辞职走人了。
"唐局一早就在找你,你过去一下吧!"
就在凌正道那句"老子不干了"还没说出口,韩洪超却不紧不慢地说了这么一句。
唐局?唐立君找我?凌正道愣了好一会儿,脑海中迅速浮现出昨晚的一幕,心里不由就有些慌了。
第二章 是福也是祸
说真的,昨晚那事,凌正道差不多都忘干净了。这一听韩洪超说唐局找自己,他才又想了起来。
完了!撞到领导隐私,以后肯定更没办法在国税局待了。想到这里,凌正道暗暗叹息起来,自己这铁饭碗是真要被砸了。
见凌正道愣着不动,韩洪超很不待见地又说:"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啊!"
凌正道这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声他便转身准备去唐立君的办公室。
从征税科到唐副局的办公室并不太远,可就是一层楼梯的距离,却让凌正道来来回回地想个不停。
唐立君找自己是因为昨晚的事情,这唐局是怕自己声张出去,还是要敲打自己?一时还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来到副局办公室门口,凌正道刚要敲门,手却又停了下来。他突然有些怀疑,昨晚那一幕是不是自己做梦梦到的?
就在他有些迟疑不决时,办公室的门突然就打开了。唐立君正站在门口,这位副局看到凌正道,脸上露出稍稍的迟疑,不过随后就恢复了平静。
看着举手做敲门状的凌正道,唐立君如平常那般笑了笑。"小凌,你找我?"
"哦……"凌正道连忙放下手,有些紧张地说:"唐局好。"
"有事进来说吧。"唐立君点点头,便一脸轻松地转身返回办公室。
凌正道有些条件反射地跟着走了进来,唐立君那副淡然让他有些摸不清头脑了,难道不是唐局要找自己?
"坐吧。"唐立君指了指一旁的椅子,便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凌正道有些局促地坐了下来,张嘴刚要问"唐局你找我",却又觉得唐立君似乎没有找自己的意思。一时之间,他就觉得自己很尴尬。
这种尴尬的气氛被唐立君打破了,他翻了翻桌上的文件,似有些不着边际地说了一句:"局里的办公室缺一个人,我觉得你比较适合这个位置。"
什么意思?凌正道愣了一下,还没有说话,就听唐立君又继续说:"你是燕大毕业的吧,论学历非常不错,一会儿我安排下,去办公室报道吧。"
国税局办公室是一个不错的部门,不用整天忙里忙外,没有什么业务考核,最重要的是不会再被韩洪超穿小鞋了。
只是办公室是自己能去的吗?那一般都是有些门路的人才能去的地方。唐局让自己去办公室,这也算是变相照顾自己了吧?
暗暗揣摩着领导的心思凌正道,再次被唐立君的话打断。"怎么,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
凌正道刚想顺嘴说几句谦虚话,可是唐立君那带着笑意脸上,却隐隐带着几分不满之色,这不由让他收回了自己的话。"没有事了。"
唐立君的眉头舒展开了,他如之前那般和颜而笑。"在办公室和局里的领导会走的比较近,这对你以后的工作很有帮助,但也要注意言行,管好嘴巴,不该说的事情不乱说。"
凌正道本是个聪明人,现在已经明白了唐立君这是想封自己口,一边给了甜头安抚,一边警告自己不要乱说。
"谢谢唐局栽培,我一定会认真工作。"凌正道发自内心的感谢道。
"很好,那你先过去找马主任吧。"唐立君一直都保持着随和的微笑,完全一副赏识凌正道的模样。
凌正道暗暗松了口气,唐立君没找自己麻烦就已经很不错了,如今还肯提携自己一下,他也算知足了。
至于要挟唐立君,他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不是因为怕,主要是自己没有证据,就红口白牙这么说谁会信?甚至搞不好,还让自己惹一身麻烦。
还是装不知道的好!想到这里,凌正道也轻松了下来。"唐局,那我先去了。"
"先等一下。"
唐立君站起身子,从办公桌里摸出一盒精装的茶叶。"马主任比较喜欢喝茶,你刚去办公室,就把这个送给他吧。"
凌正道看了看那盒茶叶,迟疑了下便顺手接了过来,又很是感激地说:"谢谢唐局。"
……
国税局办公室主任于俊山心情不太好,原因正是他刚接到唐立君电话蓝脚鲣鸟,说要让凌正道到办公室担任主任助理。
如果是以前,于俊山也不会有意见。可是这主任助理的人,之前他已经向上级申请了,这个准助理正是自己的外甥李明。
李明参加工作时间和凌正道不相上下,而且一直都在办公室,担任主任助理虽然有于俊山的关系,却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凌正道这征税科的科员突然截胡,这换谁心里恐怕都会不舒服。别看主任助理算不上官,却正如唐立君所说,这跟领导见面的机会多。
在体制内最重要的就是机会,就算你工作能力再强,没有机会不被领导发现,那也都是白费。
许多心怀仕途之路的公务员,就是因为这样,最后在体制内行将就木,混到退休也就是个副科而已。
不过于俊山心里虽然不满,却也不敢违逆领导的意思,唐副局可是主管人事这一块的。
凌正道走进于俊山办公室时,于主任正在气头上,看到这个抢了自己外甥位子的小伙子后,更是满脸严肃。
两年的科员工作早就让凌正道学会了察颜观色,一看于俊山这模样,他就知道这办公室工作肯定也不好干。
"于主任,我是来到找您报道的。"凌正道小心翼翼地说着。
于俊山如同没听到凌正道的话一般,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又顺手拿起桌上的报纸。
也不知那报纸上有什么,反正于俊山看的是格外入神,完全把凌正道给晾在了一旁。
一来就碰了钉子,凌正道心里也是有些不舒服。自己跟这位于主任没什么交际,还真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过这位。
犹豫着,凌正道想起手中的那盒高档茶叶,深吸了口气,满脸敬意地说:"于主任,我刚到办公室也没有什么准备的,听说您喜欢茶,就为您准备了一盒略表心意了。"
说完这番很是正式的话,凌正道就把唐立君给自己的茶,轻轻地放在了于俊山的面前。
投其所好是交际之道中最关键的一环,哪怕是于俊山不待见凌正道,颇精茶道的他还是抬头看了一眼。
唐立君给凌正道的茶是上品的金骏眉,也正是于俊山最喜欢的茶。看到这茶,于主任板着的面孔总算是缓和了下来。
"小凌你太客气了,这么贵重的茶我可不能收。"于俊山说了一句客气话,不过眼睛却还是在茶盒上又扫了一下。
看到这里,凌正道稍稍放了点心,看到唐局还是很了解于俊山的。
"于主任您不要客气,以后还要让您多多照顾,"凌正道尽量放低身价,言语也是谦虚而诚恳。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人脸,于俊山对凌正道不满意,但是人家这么尊重自己,还给自己送了这么好的茶,他还真不好意思继续为难了。
"小凌你先去熟悉下工作吧。"
听到这句,凌正道又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自己在办公室也算是走出了第一步。
第三章 酒局
唐立君让凌正道去办公室担任助理,的确是因为昨晚的事情。不过唐立君唐局是个聪明人,提携中也带着几分警惕。
李明是办公室准助理这事,唐立君岂有会不知道的事,他故意让凌正道截胡,为的就是让于俊山对其有意见。
凌正道之前在征税科的情况,唐立君是有所了解的,如果在办公室同样不受欢迎,就说明了这个人自身存在问题刘泉铨。
一个自身有问题的人,做出什么诽谤领导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这就是唐立君为了防备凌正道下属要挟自己,做出的万全之策。
当然唐立君也懂无风不起浪的道理,有了防范之心后,并不代表着一定要整凌正道,惹一身骚那是下下策。
为此他给了凌正道一盒上品金骏眉,让其投其所好,争取在办公室稳住脚。如果这下属上道明白自己的意思,那才是上上策。
凌正道还真不知道唐立君有这么多想法,他只知道这对自己来说是个机会,自己应该好好去把握。
在其位谋其政,在凌正道的位子上不需要做太多,安守本分就够了。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这句话对于初来乍到的凌正道来说,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在办公室对自己不友好的不仅是于俊山,还是还有一众同事非洲白鹭花。
相比凌正道,李明算是办公室的老资格了,在办公室的人都没有理由向着一个刚来的人,更何况李明还是于主任的外甥。
"听说你以前在征税科,办公室的工作可不一样。"戴着小眼镜,梳着小分头的李明主动走到凌正道面前,言语中明显有些挑衅的味道。
"是的,这以后还需要您和大家多多指点。"凌正道谦虚地笑了笑,对于这位前辈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凌正道虽然表现的很低调谦虚,可是李明显然是故意来找麻烦的,甚至这种谦虚在他看来,还有嘲讽自己的意思。
"我叫凌正道,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凌正道还没有意识到对方的不善,继续热情地说着。
李明冷哼了一声,不阴不阳地说:"不用称呼我,先看看自己能在办公室呆多久吧!"
这什么意思?凌正道已经看出来了,这位对自己的态度很不友好。这样的气氛,让初来乍到的他颇有几分尴尬。
刚从倍受排挤的征税科出来,以为来到办公室会好点。可是事实上,一切却并没有什么改变,从于俊山到李明以及其他同事,似乎都对自己带着一些敌视的味道。
"慢慢来吧。"感觉自己如同外人的凌正道,暗暗对自己说着。
"小凌,换了新工作还适应吗?"下午,唐立君竟然特意来到了局里办公室大明浮生记,脸上还带着赏识关怀的笑容。
唐立君的询问让凌正道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要知道这在之前,唐局可是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话的,如此关心的举动还真是有些让他不太适应。
"挺好的,谢谢唐局关心。"凌正道谦虚地说着,他并没有想过要想唐局诉苦盛世官场。
唐立君笑着点了点头肖逾榛,他来办公室就是为了看看举步维艰的凌正道会不会向自己诉苦。
倒不是说唐局长有多关心下属,他主要是想看看这个握着自己把柄的下属,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唐立君作为国税局最年轻的局长,除了自身能力之外,还有就是识人之道。如果凌正道对自己安排的工作不满,他也只能任由其自生自灭了。
对付凌正道,唐立君的办法有很多。不过最好的办法还是收其为亲信,然而这两全其美的事,关键还是要看凌正道自己如何去做是否懂事。
见这位下属并没有任何不满的地方,唐立君暗暗松了口气,他拍了拍凌正道的肩膀。"好好干,我先去找一下于主任。"
既然这个下属很听话,唐立君也不想过多去为难,不给人留活路的事,这可是体制内的大忌。
于俊山虽然对凌正道不满意,但是唐立君相信,只要自己亲自去找这位办公室主任,他就算不满也会给自己一个面子,不会太难为凌正道。
凌正道不知道唐立君找于俊山是什么事,刚换了新工作,他还在努力适应中,作为一个小科员,想的多不如做的多。
唐立君足足在于俊山办公室待了两个小时才出来,说了些什么不知道,不过临下班一小时前,于主任却来找凌正道了。
"小凌,你刚来办公室要和同事多熟悉下。我看就今晚,我出面带大家去坐坐,也当是大家联络联络感情了。"
面对于俊山的热情,凌正道自然不会拒绝,他连忙点头:"那好,晚上我请大家吃饭,于主任你给安排下吧。"
"别那么客气,这顿算我的,让你请像什么话。"
有了唐立君的话,在看凌正道为人也比较上道,于俊山对这个下属的态度也不像之前那么冷淡了。
……
晚间,县招待所的包间中,凌正道和办公室的一众同事围坐在一起,作为初来乍到者,他一直都在为大家端茶倒酒。
"来!小凌,干了这一个!"一位同事举杯对凌正道说。
这来来回回已经干了十多杯了,见同事又来让酒,?凌正道虽然感觉已经到量了,却也不便拒绝这番"盛情"。
凌正道勉强笑了笑,举杯再次一饮而尽。火辣辣的白酒入腹,胃就有些翻腾了。
"这次到我了!"还不等凌正道吃口菜压压酒劲,李明便又对他举起了杯子。
"李哥,我酒量不行,你可要多担待。"凌正道见新的一轮敬酒又开始了,连忙谦让地说了一句。
可是李明不仅没有放下酒杯,反而很不乐意地说:"怎么地,不给我面子是不?"
"当然不是,李哥你可别误会。"
凌正道说话的时候,目光在于俊山的身上扫了一眼,可是于主任却根本就没有看他。
喝了近两个小时的酒,他也大约了解些于俊山和李明的关系。同时也清楚这哪是给自己庆祝,分明就是要在酒场为难自己。
李明主动先干了一杯酒,便更是得意地看着凌正道,"酒我已经喝了,你不会不给我面子吧?"
左右同事也都附和着李明,纷纷对凌正道劝酒,一副不把这位喝趴下不罢休的架势。
"好,既然李哥如此抬举我,那我就喝了。"凌正道说着,也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看到凌正道又干了一杯,李明的脸上也隐隐露出惊讶之色。
他本想在酒桌让凌正道出丑,联合一桌子人轮番敬酒,可是这连着几轮下来,这人看上去怎么一点事也没有呀?
轮番敬酒下来,凌正道自己差不多就喝了一斤多,要说没事那是假的。他不过是强作无事之状米安情事,不然李明肯定还会继续灌自己。
酒场有时候也颇有几分战场的味道,很讲究一个气势。
见凌正道安然无恙,李明一伙人就有些心虚了,毕竟这敬酒的也都喝的差不多了。
"我先去趟卫生间,你们喝着。"
一位同事见李明对自己使眼色,连忙推辞了继续敬酒的事情,这没把别人喝多不要紧,把自己喝多就太出丑了。
有一个逃的,就有第二个逃的,那些帮李明灌凌正道的同事们,都开始借故离席了。
李明看到这里,心里一阵气恼,拿起酒杯就想单独再和凌正道喝。可是还不等他举杯,凌正道就先说话了。
"李哥,这杯是我敬你的!"
见凌正道豪气地又干了一杯,李明的手不由从酒杯上离开,"一会儿再喝,我出去那包烟。"
李明也借故逃了,凌正道不由松了口气,要是继续喝下去,自己恐怕也挺不住了。
感觉胃里翻腾的厉害,他便含笑对主坐上的于俊山说:"于主任,我也去趟洗手间,稍后再敬你傅正义。"
于俊山听到这里,连忙摆手说:"不用这么客气,我也喝的不少了。"
看着凌正道步态稳健地走出包间,于俊山心里也是一阵嘀咕,这酒量还真是不小,这样搞不好人家没醉,李明反而要趴桌子底下去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