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2019
03

左小诅咒小说连载《门徒》16兄弟服其劳-功夫者

小说连载《门徒》16兄弟服其劳-功夫者

点击上方“功夫者”可以订阅哦!

★小编在此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功夫者APP最新版本将在6月上线,下载功夫者客户端,用手机学天下功夫,我们不见不散,记得下载!
大家好,从今天开始,功夫者会连载新锐都市武侠作者,支离疏先生的作品:《门徒》。
讲述都市习武者-林泉,遭遇妻子背叛,抛家舍业,章慕良远走四方;人在江湖争斗不断,为安身立命不得不挺身而出,伤人入狱在生活中挣扎的故事。
16-兄弟服其劳
宋季岚也是一愣:“刘厅,怎么是您?”
“废话!”刘厅长一只手背在身后殇璃全文阅读,手指点地,“你来做什么?”
“刘叔徐沁烨!”一个嬉皮笑脸的人从宋季岚身后走出来,“还有我呢。”
“小许!”刘厅长将两个人一人打量一眼,“你们俩还认识?”
宋季岚向前一步鸿蒙逐道,说道:“刘厅,还是我说吧。”
“你说。”
周围人也看着他们,宋副厅长以手支颌坐在沙发上默默不语。
“失踪的林泉是我从小长大的朋友,还是家里的独生子。”
“少糊弄我!”刘厅长一怒,“他可是个练武的,你忘了咱俩怎么认识的了?”
“这我真没瞒着您!”宋季岚有点着急,“我们俩是师兄弟,他是我们大师兄。”
“还有我呢,”刘子迁连忙说道,“我们仨是发小!”
“你……”刘厅长点指刘子迁,“你不老实在天津呆着,跑这来凑什么热闹?”
“我早不在天津了!”刘子迁明显神色一变,“不信您问我爸爸去。我也不想提,今天就是为我大师兄来的!”
“老九齐中旸,”宋季岚面色阴沉下来,“别说了石醒宇。”
刘子迁闭嘴。刘厅长哑然。
正在这尴尬时候,下面有人上来说有人来访,山西口音。
余东升马上吩咐众人换到会客厅,他去见来人。柳余生随同。
下楼的时候,柳余生扶着余东升左臂,自言自语道:“马上用枪是人马合一,人活了枪就是活的,马活了人才能活……”
余东升眯着的双眼陡然一亮,身子一动,柳余生“呼”一声就出去了,正落在阶下。
下面来的是三个人,一个中年人在前,两位青年在后,都是一身黑绸练功服。
柳余生下来也不说话,对着楼梯低头拱手:“师父!”
余东升下楼,满面春风,抱拳道:“诸位好!”
“洪洞通背胡春江。”最前面的说道。
“陆宗兴”
“薛启”
余东升抱拳:“有礼,有礼!几位有什么指教?”
“来问我师弟刘亦甫的事。”胡春江说道。
“那正好,”余东升面容一肃,“上楼说话吧!”
会客厅坐了不少人,两位厅长和余东升在上座。刘厅长和上级通了话,对这边的形势省里比较重视,要求他们务必调节好纠纷,不能让事态扩大。
三人随着柳余生来到会客厅,直接向上抱拳:“余师傅!来意我们刚才说了,还请在这给个话说吧!”
“这又是谁左小诅咒?”刘厅问余东升。
“山西刘亦甫的师兄弟。”余东升端坐着,旁边一指,“这是我师侄林泉的师兄弟。”
宋季岚“噌”一声站起来:“形意拳宋季岚,朋友有什么指教?”
刘子迁站在宋季岚身后,一抱拳:“天津刘子迁,请指教。”
刘厅一看就急了:“这是干什么!江湖拜码头?都坐下说话!”
胡春江冷笑一声易庭源,对余东升一施礼:“余师傅办事周到,晚辈领教了!我们爷们儿改天再来吧!”
三人转身欲走。
刘厅面容一滞,却见余东升正端起茶碗,心中暗骂自己糊涂。
“朋友留步,”宋季岚向前一步,“刘厅长关心则乱,碍不着咱们爷们儿说话,难不成要我们兄弟到贵处拜访么?”
“这两位公家是我余某人的朋友,”余东升开口道,“你们说你们的,不会有人掺和。”
“那好!”胡春江回身抱拳,“宋师傅,请问林泉林师傅为什么伤我师弟?”
事情的本末缘由柳余生在来时候的路上已经说了,包括电话里余东升交代的刘亦甫挑战林泉被刺重伤的事情,宋季岚微微一笑:“那请问几位朋友,来的时候有没有当面见着刘师傅?”
“没见到我们怎么会来?”胡春江道。
“既然见到了,那就应该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吧?”
“我师兄现在还在昏迷,所以才来请教!”说话的是薛启,面目含怒。
刘子迁一步上前,说道:“那既然不知道,谁又和你们说的我师兄的名字?你师兄刘亦甫宾馆前截堵我师兄挑战在前,有什么好说?”
见双方火气上升妙妙书,刘厅长紧张起来,余东升连连眼神阻止,这才作罢。
“既然说到这上面历旭,”宋季岚抱拳拱手,“你们爷们儿要什么说法呢?”
“我们划下道来,就怕你们两兄弟接不住!”
宋季岚两臂交叠在左、两拇指翘起,答道:“本门自祖师爷创拳至今,江湖上谁敢说我形意门有不敢接的拳!”
自明代黄百家鼓吹“内家拳”以来,当今武术界便有了内外之分。外家暂且不论,内家之中,“形意”、“八卦”、“太极”三家历来被冠以“三大内家拳”(排名不分先后),历代名手辈出,门人广布。
尤其形意拳自来有“十年太极不出门,一年的形意打死人”之说,是三家之中独以刚猛闻名的拳种。故而历来习练形意拳有得的武者,素以胆气闻名,以至于不少未能得其窍要的武师,勉力为之,妄生无明。
宋季岚自幼随吴秋和习武,是形意拳刘奇兰一脉嫡传正宗的功夫。又因其隐于乡间闾左名声不显,门内知道这一支的都不多,也就少了许多世俗牵绊,故而这一脉得以专心习练,几代传人都是功力精纯。
武行之中,一门拳术的功法体系完备与否决定了传人上升空间的大小,在这一点上就不是一个“内外家”的理论能囊括的。自古以来武术上有成就的大拳师,必然出身名门,就是这个道理。东学一拳、西学一脚、南枪北棍看门刀,只能是靠运气成就自己,立不起来一个门派。
三人对两人,胡春江看的是一个打一个,宋季岚看的是一个打三个,气度眼光源自对敌我的了解。老拳师有话:你对这个拳“信”多少,你就能拿多少——经诵三千部,曹溪一句亡!
“好气魄!”胡春江右手拇指一挑,“你们师兄弟谁先来?”
“我来!”刘子迁向前一步,“哪位朋友赐教?”
薛启瞪着眼睛上来,说:“咱们俩先会会吧!”
刘子迁道了声请,左手在前摆了个技击式。
薛启二话没说就蹿了上去,右手向前一伸像一条弹簧挂着风声抽来。
宋季岚眉头就是一动,看来对方的确是有功夫的,洪洞通背名不虚传。
刘子迁身体向前、左臂一转接上对方来手,却见对方左脚奔至自己的迎面骨。
薛启正暗下心喜,眼见就要得逞,却感到手上一摇,当时重心一晃,脚下走空。
比武过招就是一念之间,刘子迁完全没有理会下面的一脚,只往前一进,便破解了对方攻势。
薛启之见对方小臂一落,胸口一紧,然后就被放了出去。
好在这种场合下,双方只能点到即止,不然薛启最少是个轻伤。
刘子迁一抱拳,道了声承让,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宋季岚过来:“胡师傅,咱俩撘搭手吧!”
“好!”胡春江应声道。
两人各自右脚向前一步双子星罗,右手很随意地向前一掌探出。
“嘭”!
空气中传来沉闷的一声响,围观的人们才知道这两人的功夫都已经不浅!
宋季岚前手和对方一碰身体就上去了,对方也不含糊,瞬间回手同时跟着左手就到了宋季岚面前!
哪知道宋季岚左臂已经探上来、往前一伸正搭在对方前小臂上,如灵蛇拨草一般向前一动,同右臂一起扑上了胡春江的前胸。
交手只在瞬息之间首领小夫人!
胡春江并不死心,后脚一抬就欲撤步。
宋季岚前脚踏上半步,两手一扑就把胡春江的身躯放了出去。
毕竟不同于刘子迁,胡春江一跤跌倒,这一回是掉了脸面。
一旁的陆宗兴“噌”一声蹿了上来,抱拳说了一声“请”,也不等宋季岚答话,伸右手就打了过来。
宋季岚冷笑,看其作风就知道这一支江湖气颇重,不是能结交得来的武行朋友。
对方手到人到,脚贴地滑出,宋季岚硕大的身躯一动,“呼”一声就迎了上去。
陆宗兴出手如扬鞭、影到手到,宋季岚左手如猴子摘桃向上一拧一探,掌心向内,两人接上了手。
宋季岚的身子再动、左臂一翻就往下挂、左臂跟着就钻了上来!
陆宗兴换身已来不及,被宋季岚一脚踏进中宫ihos登陆,再进半步、肩头正撞在胸口,直飞了出去。
说是飞出去,也不过就是三两步距离,却足以让人跌倒。
陆宗兴当即呕血!
观战的众人表现不一,宋副厅长当即就站了起来:“宋季岚!你这是点到为止么?”
“那怎么算点到为止呢?”刘子迁冷冷道,“他们两个打我师兄一个,你没看见?怎么不说点到为止呢?”
“老九!”
“刘子迁!”
余东升面色一沉,拐杖点地:“两位!这是在我家!”
宋季岚对余东升一抱拳,转身看向胡春江三人:“几位还有话说么?”
胡春江只是摔了一跤,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陆宗兴,冷冷道:“宋师傅好武艺!咱们来日方长,希望你能不吝赐教!告辞了!”
“不送!”宋季岚高声道,梁子结下,看来是解不开了。
“江湖上的事,”余东升缓缓说,“两位是官面的人,能不要管就不要管吧?”
刘厅长却看着刘子迁:“子迁,你马上回家!不许掺和!”
宋季岚这会坐在太师椅上,听刘厅长说话,抬眼看了过去。
刘子迁不着急一样站起来,平静地说:“刘厅长,您和我爸爸的交情是老辈子的事,我知道。可您也得知道,咱们爷儿俩,没交情!”
说完,坐回原位,闭目养神贾世骏。宋季岚也闭上了眼。

欢迎打赏支持原创作者,茶资足矣
★长按二维码进行关注
功夫者中国最全最具有文化传播的教学平台


纯手工打造精品唐刀,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详情
« 上一篇 下一篇 »